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愛情已遠婚姻還在許靜姿顧紹珩

愛情已遠婚姻還在許靜姿顧紹珩

作者: 蝴蝶糖 主角:許靜姿 顧紹珩   來源:微閱云

完結 免費 言情小說

愛情已遠婚姻還在許靜姿顧紹珩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愛情已遠婚姻還在》是知名作者“蝴蝶糖”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許靜姿顧紹珩,喜歡《愛情已遠婚姻還在》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她嫁的男人不愛他,真巧,她也不愛他。...

58萬字 更新:2020/01/19

在線閱讀

愛情已遠婚姻還在許靜姿顧紹珩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愛情已遠婚姻還在》是知名作者“蝴蝶糖”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許靜姿顧紹珩,喜歡《愛情已遠婚姻還在》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她嫁的男人不愛他,真巧,她也不愛他。

免費閱讀

下班的時候,院長蒞臨了許靜姿的辦公室,親自挑了她和孫昕兩個人,沒說什么事,只是讓跟著走。

許靜姿張了張嘴,想要拒絕,院長笑瞇瞇地截了她的話:“家里有事?不重要就別回去了,你這是公事,給你加班補貼的正事。”

她想說的話被院長一下堵住,訕訕地笑了下,沒再說什么。

一行人坐上車,樹影在車窗掠過,車子便到了,道路很近。

她和孫昕跟著院長還有其他領導走進凱旋飯店,聽到開門的服務生美女甜甜地喊著:“周院長,李書記……”

許靜姿忍不住唏噓,想也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了。

他們先到,剛坐下沒兩分鐘,包廂的門便開了,率先走進來的男人身上隨意披著件黑色羊毛外套,露出衣領挺括的白色襯衣,領口處解了兩顆扣子,鎖骨隨著他的動作若隱若現,性感得不可救藥。

他面色冷峻,盛氣凌人,和他們第一次相見時一個模樣。

一群人在看到他的時候,全都站起,許靜姿的那顆心險些要跳出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屏住了呼吸,眼神不由自主地跟隨著他。

男人眼眸深邃,似乎隨意地向她這邊看了一眼,就被院長請到了主位。

“你知道他是誰嗎?”孫昕一邊坐下,一邊小聲問道。

盡管許靜姿的心臟幾乎要從胸口跳出來,可她仍舊保持面容平靜,扭頭看了孫昕一眼。

“金盛知道嗎?”

金盛是江城四處可見的一個品牌,涉及各個產業,江城幾乎無人不曉,許靜姿還看到過自己的學生在抽這個牌子的香煙。

她挑眉回視著孫昕。

兩個人的眼神交匯,孫昕同樣點頭,假裝摸嘴唇,其實在小聲告訴她:“金盛現任代理總裁,顧紹珩。”

顧紹珩……她怎么可能會不知道。

她扭頭看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眼,他正側頭看著周院長,左手很隨意地搭在桌子上,露出精致的腕表。

他小麥色的皮膚在燈光下泛著光,五官俊朗卻稍顯冷硬,面上始終淡淡的,專注地聽著周院長說話,偶爾會點下頭。

如若不識,她一定會覺得這個男人優雅沉斂,可是通過那幾次寥寥的接觸,許靜姿只覺得他道貌岸然!

一旁的周院長臉笑成了菊花,無非是感謝他投資之類的事,然后忽然拍了一下沒有頭發的腦袋,哈哈笑著介紹:“這是我們學校的兩位老師,中文系的許老師……”

“顧先生好。”

許靜姿唇角帶笑,客客氣氣地頷首,而顧紹珩的深眸中同樣帶著陌生的疏離。

“法學系的孫老師……”

孫昕坐得更直,身段形成一個妖嬈的弧度,事業線誘人。

“早就聽過顧總大名,今日一見,真人比雜志上更是氣質卓然,驚為天人。”她聲音甜美,眾人皆被她的話逗笑,氣氛一下子輕松起來。

許靜姿也配合著笑,低頭掩唇,并未看他。

胳膊忽然被人碰了一下,她下意識側過頭,孫昕笑若燦陽:“我們敬顧總一杯。”

事情有些突然,許靜姿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隨著孫昕站了起來,略微有些木訥。

顧紹珩的眼神在許靜姿微粉的臉頰上停留半秒,移到琳瑯的酒瓶上,緩聲開口:“給兩位女老師換成飲料,以免家里人擔心。”

他低沉的嗓音在人們耳邊回蕩,像極了悅耳的大提琴聲,孫昕聞言摟著許靜姿的胳膊,笑得更甜:“不會呀,我們不拖家帶口,都是單身!”

“單、身。”顧紹珩黑眸沉靜如水,掃向許靜姿。

那一眼讓許靜姿大腦空白了一秒,反應過來之后,挑眉瞪了回去。

顧紹珩冷冷地傾唇,又被孫昕拖著說話。

幸好沒人到注意他們眼神間的飛沙走石。

酒局上很熱鬧,孫昕找準機會就和顧紹珩搭話,大有相見恨晚之意。

許靜姿去了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孫昕竟然坐到了顧紹珩身邊。

許靜姿在心中暗暗豎起大拇指。

這種不要臉的精神,頗有她許靜姿當年的風范。

應酬結束后,許靜姿也不知道顧紹珩抽什么風,竟主動提出要送她們回家。

孫昕喝得微醺,一聽這個笑得花枝亂顫,那雙波濤洶涌趕著去貼顧紹珩的手臂,被他不著痕跡的躲開,整個人措不及防地趴在了車身上。

許靜姿伸出去的手根本來不及扶她,便聽“Duang”地一聲,她覺得自己渾身都疼了一下。

瞟了眼一點兒也不知道憐香惜玉的男人,她連忙把孫昕扶了起來。

孫昕這一撞,竟撞得不省人事。

許靜姿看著她緊閉的雙眼,微顫的羽睫,輕聲開口:“多謝顧先生美意,我們還是不打擾您了。”

顧紹珩挺拔地站在原地,抿著薄唇,不動不語。

學校的領導不在身邊,許靜姿連戲都懶得做,拖著孫昕往前走,卻被顧紹珩攔了下來。

她防備地抬眸。

顧紹珩并沒有看她,對站在她身后的司機說:“把她放前面。”

然后許靜姿身上一輕,“不省人事”的孫昕已經被司機拖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許靜姿把孫昕送回家,打開車門又坐了進去,她知道顧紹珩有話說。

果然,顧紹珩開門見山:“第幾次陪酒?”

那諷刺的語氣讓她心中一震,她微做思索,老實回答:“第一次。”

這種感覺很奇怪,像是在做什么不良交易一樣,買主猥瑣地問:“小妹妹第幾次干這種事啦?”

她羞澀稚嫩:“第一次。”

許靜姿搖搖頭,摒棄腦中帶顏色的胡思亂想,回到了現實。

現實中,她的買主沉靜的五官上故意流露出一絲輕蔑,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像是在看神經病。

許靜姿扭過頭,心底輕嗤,誰管他怎么想。

“如果爺爺知道你是這么為人師表的,不知道他是否會懷疑自己的眼光。”

許靜姿連頭都沒回:“跟顧先生比,我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她透過車窗看到顧紹珩陰沉的臉,可是她并不在乎。

他恨她,因為在他們婚姻開始的那一刻,他離心中所愛又遠了一丈。

可是他不知道,在那一刻,她同樣失去了一個特別重要的人,可她卻沒有資格去恨。

盞盞華燈,不及滿月灑下的銀光。

沾染在地上的斑駁同樣泛著光,許靜姿看得入神。

她覺得這兩年,自己似乎老了好幾十歲,不想聽不想看,也已經無欲無求。

顧紹珩當然不知道她的心理活動,他同樣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溫潤無害的女人,竟然如此伶牙俐齒,看來自己以前真是小看了她。

他警告:“與其伶牙俐齒,不如安分守己。”

她咧嘴笑:“遵旨,少東家。”

這反應在顧紹珩意料之外,他安靜地看著她,眉眼帶著一絲深意。

也許并不是他的錯覺,這個結婚兩年的小妻子,隱藏的很深。

她逆來順受,不爭不吵,卻有她自己的一套原則。

車子朝向別墅駛去,許靜姿下意識制止,回過神來才堪堪克制住,打開門,她生疏有禮地道了謝,走向他們的婚房。

踩著一地的白雪,許靜姿形單影只地慢慢踱回那個偌大清冷的地方。

剛結婚那時,她是想經營好這段婚姻的,想著既然嫁給了顧紹珩,就踏踏實實地搭伙過日子。

她住了幾天,意識到顧紹珩似乎不會踏進這個家,就搬回了結婚前她在江城大學旁購置的單身公寓。

許靜姿工作的地方離這里很遠,官方口中的顧紹珩,三百六十五天里,有三百四十天飛在空中。

這個房子不經常住,倒也有了理由。

許靜姿打開燈,別墅里頓時燈火通明,這明亮讓她莫名壓抑,她站在玄關處緩緩呼出一口氣。

從儲藏間拿了一套東西,她穿戴得更加暖和,又走了出來。

那輛黑色的勞斯萊斯仍舊停在原地,她怔了一下,不知道顧紹珩還有什么事。

她將手里的東西放下,卻見他正打開門朝她走來。

他指尖有猩紅的光明明滅滅,將煙掐滅在手中,順手一彈,扔到了一旁的垃圾箱中。

下過雪的夜更加寒冷,寒氣滲透皮肉進入骨髓,可是許靜姿卻覺得,這樣的冷意都不敵此刻顧紹珩散發出來的氣息。

他披著光靠近,長身玉立,有一絲壓迫感。

那菲薄的唇輕啟:“怎樣你才愿意離婚?”

寒風乍起,樹枝上的落雪隨風飄著。

夜色中,許靜姿靈動的雙眼冒著期盼的光,嘴角的笑意很明顯地被她克制著。

她帶著一絲小心一絲試探:“真的可以離婚?”

那笑不是裝的,她眼中的光芒比星子還要耀眼,透著股驚喜的興奮。

許家生意慘淡,依附著金盛,現在逐漸好轉。

她作為籌碼,嫁到了顧家,她以為自己這一生都將這樣黯淡無光。

失去了那個人之后,她始終處于最深的孤獨中,她是那么渴望溫暖,卻只能在靜默凄冷的夜里獨自舔傷。

原來不必她用一生償還,她也可以恢復自由。

顧紹珩審視著她,看著她眼中的流光溢彩竟然心中發悶,逃離他是一件這么值得歡欣雀躍的事?

可他還是輕松的,她不糾纏才是最好的。

顧紹珩燃起一根煙,呼出的氣擋住他的臉,看不清表情。

“離婚以后金盛仍舊會幫襯許氏,財產分割方面會有律師和你談,明天我就和爺爺說。”

“你還能幫助我家,我就很感謝了,財產什么的就算了。”許靜姿想要收斂住表情,可是笑意卻怎么也止不住,聲音也變得柔和,“這種事還是你和爺爺說比較妥當,有什么問題我們再商量。”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