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古裝→ 天子腳下有我種田

天子腳下有我種田

作者: 顏有匪 主角:嚴陶陶 褚聽風   來源:掌閱

完結 免費 言情小說

天子腳下有我種田嚴陶陶褚聽風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天子腳下有我種田》是知名作者“顏有匪”原創的一本古言小說,主要主角有嚴陶陶褚聽風,喜歡《天子腳下有我種田》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她宮中做菜,不想因一朵蘿卜花改變了命運。 皇上說:“御花園西北角,賞你種蘿卜?!?神官說:“方才聽風,被姑娘的歌聲吸引?!?王爺說:“今晚你過來?!?她以為春天降臨,卻不想危險迭至。 她終于明白:害她的人無休無止,幫她的人別有用心。 ...

25萬字 更新:2020/01/19

在線閱讀

天子腳下有我種田嚴陶陶褚聽風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天子腳下有我種田》是知名作者“顏有匪”原創的一本古言小說,主要主角有嚴陶陶褚聽風,喜歡《天子腳下有我種田》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她宮中做菜,不想因一朵蘿卜花改變了命運。 皇上說:“御花園西北角,賞你種蘿卜?!?神官說:“方才聽風,被姑娘的歌聲吸引?!?王爺說:“今晚你過來?!?她以為春天降臨,卻不想危險迭至。 她終于明白:害她的人無休無止,幫她的人別有用心。

免費閱讀

“鵝,鵝,鵝!

“曲項向天……哎喲……哪個不要命的撞我……”

在院子里曬辣椒的嚴陶陶忽聽廚房內的嚴霸高聲連呼三聲“鵝”,她一邊納悶兒平時只會耍菜刀的爹怎么今兒有了吟詩的興致,一邊翻著辣椒接著他地往下吟,卻不想一句沒說完,余光就見一團白色從屋內沖出,還重重撞了她的小腿肚子。

一只羽亮鮮肥的大白鵝從廚房里竄了出來。

這只鵝可是晚上要給皇上和太后熬湯的,是以,嚴陶陶放下手里的辣椒就去追鵝。

秋冬交接的時候,天公不作美,太后最近食欲不振,還總是感到乏力,所以皇上昨兒特意給御膳宮下了旨讓熬鵝湯。

眼看就要開火備晚膳了,這個長著大腳掌的祖宗要是跑了,嚴霸和嚴陶陶的腦袋鐵定都保不住。

待跑過好幾處宮苑,嚴陶陶才好不容易追上那只大白鵝,她一把抓住它的翅膀就把它拎起來按在懷里。

正要扭頭往回走,就發現此時已經跑到了一個平日沒來過的地方,釉黑漆的門,釉黑漆的墻,門上的暗金花紋更是繁復,密密麻麻刻著些又像字又像畫的東西,整個就透著一股神秘莊嚴的氣息。

神坊。嚴陶陶頭頂兩個大字。

大忠皇宮的神坊,是專為神官們設立的地方,神官們每日負責為皇上以及百姓觀星占卜,預測吉兇。

歷代君王都很相信神官們說的話,可是在嚴陶陶的印象里,那些搖頭晃腦的神官老頭子們和外面街市上坑蒙拐騙的半瞎子并沒有什么不同。

神坊的大門未關,留了一個一指寬的縫隙,嚴陶陶心下好奇,顧盼四周后,一手抱著大白鵝一手就要推開神坊的門。

“哎……”

然而她還沒推開,就被人從后面拍了拍肩膀。她連忙縮回手轉身,看見身后立著一個男子。

玄黑長衣,玄黑金線靴,挺拔的身形從頭黑到腳,活像剛從眼前這堵黑色的墻里走出來。

“你在這兒干嗎?”黑衣男子打量她,視線流轉在她懷里的大白鵝時停住。

“那個,我,”嚴陶陶面有尷尬地笑,“我就是路過,路過,看見這兒沒關門,幫它關上,對,幫它關上……”

“帶著它路過?”男子指了指大白鵝,面有笑意,“你這衣服不像宮女,更別說妾嬪,你是哪處的?”

他一笑,唇紅齒白桃花目,讓嚴陶陶恍了恍神。

猛地回神,她咽了口唾沫:

“我是御膳宮的,廚……廚子。”

男子聞言點頭,伸手摸了摸大白鵝,似有遺憾:“難怪它要跑,聽說昨天太后在飯桌上向皇上抱怨這幾日食欲不振,皇上聽后就讓御膳宮天天燉鵝湯?”

嚴陶陶使勁點頭。

他這一提,倒提醒了她要趕緊回御膳宮準備晚膳,于是嚴陶陶連忙道別后抱著鵝就跑。

“我要回去了,回去晚了爹又要罵我,大人,告辭。”

“哎……”男子本想喚住她,卻不想嚴陶陶腳底抹油跑得賊快,壓根兒沒聽到他的聲音。

劉寰抬起的手只好放下,剛意識到她剛才叫了自己“大人”,兀自笑了。

怕是把他當成這神坊里的年輕神示官了吧。

晚膳。

“鵝肉鮮嫩松軟,清香不膩,煨湯最佳,正適合秋冬養陰?;噬献層艑m專門給我煨了湯來,真是有心了。”太后廂柳飯后十分欣慰。

“兒臣應該的,”皇帝劉珣說著又拿起筷子,在桌上的那道糖醋魚身上翻了兩下,放下筷子,“你們先下去吧,朕和太后有話說。”

屋內只剩兩人時,廂柳先看著那道魚開口:

“怎么,還是沒有消息?”

劉珣搖頭,復點頭,自己都眉頭緊鎖:“線人說今天會傳確切消息進來,就藏在這魚腹里,可我上下翻遍,也未見到。”

“哀家早說不能信虛循山那群亡命歹徒,皇家都找不到的人,憑他們一群江湖混子怎么可能找得到……”

劉珣沒說話。

但他并不贊同。因為他知道虛循山那群人雖都是亡命歹徒,但脈絡龐大,有規有矩,收錢辦事,極講原則,一向守信。

大忠江山只有一百年,尚不穩固,江湖勢力復雜龐大,皇城貴族請江湖人辦事,是很常見的事情。

連皇帝也不例外。

昨天虛循山的線人在劉珣的寢宮窗臺上留了一行字:

“北冥之頂金筍出”。

所以今晚劉珣看見桌上的那條魚頭上頂著一朵蘿卜花的糖醋魚,就懂了,所謂的“消息”會藏在魚腹里。

“北冥”代指魚,“金筍”就是紅蘿卜的雅稱。

然而,魚腹藏書不翼而飛。

廂柳嘆了一口氣:“如今天下三分,我們大忠位于三國中部,地勢尷尬。更何況建國統一只有兩代帝王,根基不穩。”

劉珣點頭,深知她是什么意思:“北鄰的央順國雖地小,卻物產豐富,軍事發達,將士英勇善戰,早便對大忠的土地虎視眈眈;而南鄰的寧國雖經歷宮變后朝堂腐敗內斗不止,但勝在歷史悠久,善于周旋制衡,對我們的一舉一動也是關心不已……這些,兒臣都明白。”

“皇上明白便好。哀家老了,又不像寧國那位太后有本事,哀家漸漸幫不上你了,日后你要自己保住你的位置。”

太后這話說得實在。她話中提到的那位“有本事的寧國太后”,正是當年發動寧國宮變、弒君挾幼、垂簾聽政十五載、將寧國籠罩在一片陰云之下的毒婦——廂菡。

大忠、寧國這兩位太后,一個叫廂柳,是姐姐;另一個叫廂菡,是妹妹。二人乃是一母同胞,那股子心狠手辣的勁兒,就看出是親姊妹。

可是廂柳自己也清楚,論起狠毒,她不如她那已經在寧國名為太后卻實則當著“女皇帝”的妹妹。

劉珣聞言深思,明白要保住大忠和自己大忠皇帝的位置,就免不得要找到一個女人。

劉珣陪太后用完膳回宮,看了一陣折子后,放下了手中朱筆。

“來人,”

“奴才在。”

“去給朕把晚膳上做那道魚的御廚找來。”

嚴陶陶從沒想過在她入宮做菜的第一個月,就因為糖醋魚頭上刻的一朵蘿卜花被皇上賞識。

劉珣比她想象中要平易近人得多,他當面贊賞了她的刀工嫻熟,菜肴可口,還問她有沒有什么想要的賞賜。

他的原話是:“如果你想要什么,你開口,朕都會滿足你,只要你開口。然后你給朕朕想要的。”

嚴陶陶想要得東西倒是不少,比如給老爹換一個更結實更高貴的拐杖,比如天下的美食,再比如一個挺拔英俊就像那天在神坊門口遇到的那個男子一樣的相公……

可她不太確定她能給劉珣他想要的所有東西,她還是個新御廚,還有很多復雜的菜式不會做,她可不想因為哪天劉珣一開口要吃的東西她不會做而掉腦袋。

“給皇上做菜是我的福分,我不要賞賜。”所以她小心翼翼地開口。

卻不想劉珣聽了之后臉沉下去,灼灼的目光打在嚴陶陶的頭頂,仿佛要把她生生看穿。

“是嗎。”他回到椅子上坐下,不再看她。

“那朕就賞你御花園西北角那片地,讓你種蘿卜吧,要品種全,品相正,品味甜,你要日日夜夜親力親為照顧看管,聽到了嗎?”

他的尾音上挑,十分威嚴,嚴陶陶跪在下面抖了一抖。

于是嚴陶陶在還沒成為一個正兒八經的御廚的時候,就從此成了一個種田的。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古裝小說排行

人氣榜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