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穿越→ 禍妃染江山

禍妃染江山

作者: 喜歡吃牛肉 主角:蘇冕懷、安枕顏   來源:掌中云

連載 免費

禍妃染江山由三三文學為大家強烈推薦!主角蘇冕懷安枕顏,作者 喜歡吃牛肉.精彩文章不要錯過!前世忠心耿耿只為一人,卻不想這真心卻不敵一夜歡好媚骨柔情。被心愛之人所背叛,所有的付出都付諸東流。 所謂男女之愛,也不過如是! 她浴火重生,心中死寂,殺伐果斷是她,柔媚多情也是她。寧可負盡天下人,也不叫天下人負我! 可哪曾想,又出現一人,白衣勝雪,衣袂飄然,眉眼淺笑俊美無雙。 可惜她再也不要什么愛情了,再也不需要了……...

103萬字 更新:2020/01/21

在線閱讀

禍妃染江山由三三文學為大家強烈推薦!主角蘇冕懷安枕顏,作者 喜歡吃牛肉.精彩文章不要錯過!前世忠心耿耿只為一人,卻不想這真心卻不敵一夜歡好媚骨柔情。被心愛之人所背叛,所有的付出都付諸東流。 所謂男女之愛,也不過如是! 她浴火重生,心中死寂,殺伐果斷是她,柔媚多情也是她。寧可負盡天下人,也不叫天下人負我! 可哪曾想,又出現一人,白衣勝雪,衣袂飄然,眉眼淺笑俊美無雙。 可惜她再也不要什么愛情了,再也不需要了……

免費閱讀

瘋狂的大雪極速下落,冰雪縱橫交錯,冷冽的寒風沖刷著床邊佝僂般的松枝,發出唰唰唰的聲音,令人倍感陰森。

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亂,貪污嚴重,相府一族遭受滅頂之災,相府活命的唯有兩條血脈,一是即將入宮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蹤的秦欣言。

“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發狂地拍打著柴房的朱紅色大門,折斷了的指甲淤血浸濕衣袖,在門上留下幾道長長的血痕。

“阿冕,你個混蛋,為什么不讓我見我爹,為什么要鎖著我,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秦欣言猶如一個瘋子,凌亂的長發沾著淚水,濕透衣襟,寒透人心。

一個月前,她是高高在上的相府二小姐,還是與攝政王蘇冕懷有了婚約的準王妃,昔日幸福的余溫尚未褪去,相府一家忽然被扣上犯上作亂的罪名,遭受滅頂之災,此后,她就被蘇冕懷抓回攝政王府,鎖在這小小的柴房里與世隔絕,而那個人,至始至終都沒有來看過她一眼。

鐵鏈錚錚作響,柴房的破門緩緩敞開,凜冽的寒風如潮強行灌入,讓身著單薄的她瑟瑟發抖,朝墻角出蜷縮起來。

來人穿著雍容華貴,一雙淡紫色的金絲紅絡繡鞋闖入她的視線,她認得,那是攝政王的側妃。自打她來這兒以后,這位側妃就沒有給過她一個好臉色,還常常拿那些餿掉的飯菜來敷衍她,捉弄她。

“王妃娘娘,您就省省心吧,王爺是不會放你出去的,你就乖乖在這兒呆著,一個月后嫁入王府吧。”蘇云淺捂唇陰陽怪氣地笑了一聲,把手中的飯菜擱在她跟前,道:“王妃,趕緊吃吧,這些飯菜可是我很艱難才從狗嘴巴里搶過來的。”

秦欣言冷漠地盯著那一盤餿掉的狗食,惡狠狠地盯著她,“大膽,再怎么說你也只是個側妃,我雖尚未嫁入王府,但我始終是正妃。”

“哦?正妃.......秦欣言,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相府二小姐嗎?相府一族滅門,皇上下令抓你,你以為你還能以相府小姐的身份嫁給王爺當正妃嗎?若不是王爺心疼你,把你藏在這攝政王府,讓你一個月后以妾的身份嫁入王府,恐怕你早已同你那凄慘的爹爹一樣,現在在皇城下準備斬首了吧。”蘇云淺蹲下身子,笑得一臉歡暢,用力捏著她的下巴高高舉起。

“什么,你說什么?我爹今日斬首?”秦欣言激動的淚水滾滾而下,驚恐萬狀,惡狠狠地瞪著她,吼道:“你說清楚!”

“難道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你爹今日斬首,王爺監斬。對了,我忘了告訴你,是王爺揭發秦相犯上作亂,小皇帝向來聽王爺的話,所以查也沒查就治了相府一家滅門之罪。沒想到王爺長情,舍不得看你去送死,把你藏進這攝政王府。”蘇云淺一字一頓,如同死亡的鐘敲響讓秦欣言腦袋嗡嗡作響。

“不——不,阿冕不會這樣做的,你騙我,你騙我!”秦欣言接近瘋狂,胡亂地抓著她亂打,在秦欣言即將要把蘇云淺撲倒那一刻,蘇云淺一腳把地上餿得發臭的狗食揣到她臉上。

“你個瘋女人,發什么瘋?是你自己把引狼入室,害了相府一族,你要怪就怪你自己。王爺是什么人,他是攝政王,掌管朝中權力,連小皇帝都要讓他三分的攝政王,而你的秦相爹爹呢,手握大權,不知好歹與王爺抗衡,王爺恨透了秦相,他又怎么會喜歡你?”蘇云淺站起身子,擺了擺凌亂的衣裙,嫌惡地望著她,“秦欣言,若不是你愚蠢如此信任王爺,王爺又怎么會有機會接近秦相,嫁禍于他?是你,秦府滅門全因你自己的愚蠢,你若心有不甘就去以死謝罪吧。”

秦欣言用力握緊拳頭,掐斷的指甲鮮血直流,猛地發狂搖頭,“不,不,我不相信阿冕會這樣做,我要見他,我要見他!”

“見?等王爺看著秦相死了,或許他心情一好,就自然來看你了。”蘇云淺甩了甩帕子,嫌惡轉身而去,在踏出門檻時,忽然轉過頭來忘了她一眼,譏諷道:“對了,還有一事我忘了說,今日你姐姐秦欣弱入宮為妃,若是她的嬌攆路過城門時,剛好看見你爹被斬首,你說她會不會發瘋?”

蘇云淺發出好奇的笑意,冷冷丟下一句“蠢女人”便起步而去。

“什么?姐姐入宮為妃?”蘇云淺腦中仿佛炸開了鍋,轟隆隆地震響,讓她本已千瘡百孔的心瞬間崩碎。

姐姐心里愛的人是慕錦晨,她怎么會入宮為妃,嫁給親手下旨害死爹爹的皇上呢?

不,姐姐不能嫁給皇上!

爹,你也不能死!

眼看著門緩緩合上,秦欣言咬咬牙,發了狂似的沖上去,撞開門。蘇云淺被撞得腦中一片糊涂,滾落在地,來不及叫喚已被秦欣言拽住腦袋狠狠地砸向木門。

砰——

一聲悶響,蘇云淺額頭上涌出一道妖艷的血流,瞬間墜入昏迷。

不知何來的力氣與勇氣把她拖入柴房,扒了她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在衣裙的遮掩下逃出攝政王府。

大臨皇城,當屬吟華街最為熱鬧,街上車水馬龍,兩側酒樓,茶館,作坊鱗次櫛比?;璋档奶炜?,瘋狂的大雪沒有讓百姓的熱情褪去,反而隨著一陣遠去的敲鑼打鼓聲沖入高峰。

“你說秦相一族滅門就算了,待會這新娘子若是經過皇城見到自己的爹被斬首,她該如何是好呢?”路人一片唏噓,卻仍然掩蓋不了語氣里的調笑,仿佛所有人都在等著新娘子發瘋。

“你說秦相是真的犯上作亂嗎?”

“皇宮里的事誰說得清,只道是攝政王揭發秦相的,皇上向來聽攝政王的忠言,便下令把相府一族滅門,只是不知那位與攝政王有婚約的秦二小姐若是知道這事........”路人嘖嘖兩聲,百般嘆息地搖搖頭,“聽說那位二小姐失了蹤,現在秦家只剩秦大小姐這條血脈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