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都市言情→ 全能巨星護衛

全能巨星護衛

作者: 佚名 主角:蘇煦、葉安琪   來源:掌中云

完結 免費

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蘇煦葉安琪小說全能巨星護衛免費章節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蘇煦葉安琪。蘇煦只想做一個溫良恭儉的好人,可惜,總有人拿臉往他鞋底上蹭; 蘇煦只想做一個對愛情專一的人,可惜,總有妖孽要破壞他的純真; 蘇煦只想當一個老實本分的丈夫,可惜,總有刁民要令他萬眾矚目。...

106萬字 更新:2020/01/21

在線閱讀

三三小說為您強烈推薦蘇煦葉安琪小說全能巨星護衛免費章節的精彩內容,這本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蘇煦葉安琪。蘇煦只想做一個溫良恭儉的好人,可惜,總有人拿臉往他鞋底上蹭; 蘇煦只想做一個對愛情專一的人,可惜,總有妖孽要破壞他的純真; 蘇煦只想當一個老實本分的丈夫,可惜,總有刁民要令他萬眾矚目。

免費閱讀

國立明珠影視學院,是全國第一流的影校之一,許多國際著名的華人影星就是從這里畢業。

作為一所專門培養高素質藝人的影校,明珠影校在華人演藝圈的知名度,僅次于帝都電影學院。

眼下,正是春光爛漫的好時節,一些編導們開始籌備今年的新劇。

受限于成本,一部戲的角色不可能只邀當紅明星。新人既肯努力又不耍大牌,片酬還低,可謂物美價廉。

當然,價廉是肯定的,至于說物美不美,就得打上一個問號。這方面,由明珠影校的教授們推薦出來的新人,在業內有口皆碑。

獲得了資方支持之后,躊躇滿志的編導們陸續來明珠影校發掘新人。目前為止,已有五場小型的面試會已在明珠影校低調舉辦。

人才,撈一個就少一個。四月初,會有更多的編導打算來明珠影校先下手為強。

只是,對于學員們來說,能否獲得參加面試會的寶貴機會,并不是由那些大三大四學生本身的才能來決定,而是以大學教授給出的意見為準。一言以蔽之,真正能夠充當決定因素的,往往是教授們的主觀看法。

為此,那些渴望獲得實習機會的大三大四學生們,平時都對各自的教授畢恭畢敬,把握各種機會溜須拍馬。

所幸,蘇煦才讀大二,等到了大三的時候,肯定還會換導師的。

考慮到這一點,蘇煦對于大學里的課業,依舊是抱著想翹就翹的態度。

今晚8點鐘,在F棟的大會堂,將召開一場名為《劇情反轉的鋪墊安排及相關表演技巧》的電影講座,身為表演專業的學生,蘇煦自然是受邀參加了的——但,他仍然選擇翹了。

但凡去聽講座,少不了要一坐就坐兩三個小時,這能忍?蘇煦可不是那種為了多掙點學分就忍心讓自己覺得不自在的人。

“咳,咳。”

吃完晚餐,蘇煦放下筷子,去收銀臺結賬。

風韻猶存的楊嫂笑著問道:“只吃菜,不吃飯?”

“我掐指一算,今夜我可能要跟人打架。”

蘇煦道:“為了避免消化不良,我就不吃太多了……”

“你不去演算命的可惜了。”楊嫂道。

蘇煦也笑了笑:“應該讓我去演新三國里的諸葛亮來著。”

在“楊嫂餐館”就著兩碟小菜喝了一罐啤酒之后,蘇煦拿起一件黑色長款風衣,瀟灑地提在身后,一邊沿著湖邊的林蔭道散步消食,一邊考慮著今晚的時間該怎么打發。

聽講座是不可能聽講座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去聽講座的,圖書館又不樂意去,就是翹課這種東西,才能維持的了悠哉悠哉的人生態度。

“去網吧開黑,還是去女子瑜伽室偷窺?”

就在蘇煦舉棋不定的時候,他忽然瞟見了在前方的拐角處,有一道銀灰色的窈窕身影一閃而過。

“女神?”

蘇煦愣了愣,急趕幾步追了過去,定睛一看。

還真是葉安琪。

以前在明珠影校的官網論壇上,曾有過一次全民票選“明珠女神”的投票活動,葉安琪以最高票數榮獲了“明珠女神”的稱號,并不是說蘇煦心目中的女神就是葉安琪。

但就事論事來看,無論品評哪方面的條件,葉安琪確實也無愧于“女神”這個名號。雖然沒有無聊的人去認真統計,但在明珠影校里邊,試圖追求過葉安琪的那些學員,無疑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這數量里邊,自然還沒有包括那些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對女神進行幻想,但偏偏不敢將愛慕之心溢于言表的那些暗戀者。

更有幾名腦洞較大的好事者,甚至在不同場合言之鑿鑿的宣稱:不僅學員,就連某些導師都曾對葉安琪明目張膽獻過殷勤。當然,就算那些好事者再怎么膽大,也不敢將所謂的“某些導師”指名道姓的說出來。

曾有少數剛剛入學的學妹,對葉安琪“明珠女神”的稱號公開表示過不以為然,她們倒不是認為自己比葉安琪漂亮,只是在她們的認知之中——明珠影校應是帥哥美女如云的。既然女學員們都很漂亮,選出一個最漂亮的無疑很難,畢竟大家都是人類,又不是真的天仙,再美又能美到哪兒去?不過……那些懵懂無知的學妹們很快就意識到了她們的認知是錯誤的。

是的,對許多不明真相的大眾來說,一所影校必然帥哥美女云集——其實不然。

拿明珠影校來看,這所全國知名的電影學院由文學系、導演系、攝影系、美術系、錄音系、管理系、電影學系、數字影殺技術系、表演系、動畫系等十多個專業組成,其中除了表演學院是所謂的“外貌協會”之外,其他專業在招生時對考生的外貌并無特殊要求。

換言之,除表演學院外,其他專業的學生不需要顏值出眾。

事實上,除了對學員的身材、氣質、顏值都有較高要求外,表演學院還存在著一些大家心照不宣的潛規則,比如:表演學院的學生,其家庭條件,往往不會差。

“表演系的學姐啊。嗯……表演學院的,不是都受邀去參加F棟的電影講座了么?”

蘇煦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7點49分。

這條湖畔的林蔭道,跟新校區的F棟教學樓隔著大半個校園呢。

葉安琪不打算去聽講座嗎?

她竟然把這么重要的講座翹了?

無疑,這跟她長久以來嚴謹認真的學習態度,大相徑庭。

可疑啊……

頓時,蘇煦好奇心大起,他將風衣穿好,不動聲色的跟在了葉安琪的身后,始終保持著一個安全不易被發現的距離。

事實證明,蘇煦的謹慎小心是有必要的,因為葉安琪每次拐彎時都有意無意回頭朝身后看了一眼,似乎她是在確認有沒有人跟蹤?

又或者,是自己多心了么?蘇煦自己問自己。

“女神”葉安琪一路走到了舊校區。由于新校區教學樓的各種配套設備都很先進,舊校區的教學樓用得比較少了。

今晚的葉安琪穿著一件后拉鏈銀灰色打底衫鏤空鉤花喇叭袖蕾絲衫,配的是一條深藍色的韓版連衣褲寬松顯瘦小香風雪紡短褲,黑色的薄款防勾絲連褲美腿薄絲襪格外吸引眼球,底下是一雙黑色的圓頭甜美腳環系帶交叉蝴蝶結芭蕾平底鞋。

這一身合理的配搭與葉安琪嬌小而勻稱的美好身段相結合,洋溢出醒目的青春氣息,令蘇煦眼前一亮。

葉安琪的身高約165,在女生之中不算高挑的。難能可貴的是,在蘇煦印象中,好像沒有見過葉安琪穿高跟鞋。

在眾多常年穿著高跟鞋的女生之間行走時,葉安琪似乎毫不介意自己顯得比別人矮。

不愧是女神,不流于俗,與眾不同。

蘇煦默默想著,對葉安琪此行的目的地更加感興趣了。

沒多久,葉安琪的腳步終于慢了下來,她最終在一棟大樓之前站定,左右看了一眼,又微微垂下頭,似乎有些躊躇。

這幢大樓是B棟,屬于老教學樓,位于舊校區。在新校區建成之后,B棟較少被使用,也就只有每年的新生接待會以及一些小型的面試會在這里召開。

時間已是晚上8點多,假如這棟樓里邊有人,就肯定會開燈,然而……從那些黑漆漆的窗戶之中,蘇煦并沒有看見燈光。

見葉安琪終于下定決心走進了B棟教學樓,蘇煦確認四下無人之后,一個箭步跟了進去。

這棟樓平時就沒有人用,再加上在這個時間點,里邊更是不會有人。隨著夜幕漸漸降臨,里邊兒更是安靜得瘆人。

老教學樓是沒有安裝電梯的,好在蘇煦有十幾年的輕身功夫底子,躡手躡腳,沿著階梯一路跟上去,竟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什么是貓步?這才叫正兒八經的貓步。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這世上是沒有鬼的,但大多數的女生都是怕鬼的。

傍晚,在這棟死寂的舊樓里邊兒,葉安琪一人“孤零零”地爬著樓梯,難道不害怕?

就在蘇煦感到有些不理解的時候,葉安琪已徒步上到了六樓,她敲了敲一間放映室的門。

“進來。”

辦公室中,傳出了一個中年男人的厚重嗓音。

蘇煦耳朵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這個點兒,這間放映室里邊竟還有人?

蘇煦小心翼翼探頭朝那邊瞧去,見葉安琪走進了那間放映室。從門縫中可以看到里邊開著燈,可見確實有人在里面。

由于這間放映室的配套設施早已跟不上時代,電影品鑒課都是在新校區進行。

不過,最基礎的隔光隔音條件,這間放映室依舊具備。

放映室窗戶上的彩色玻璃板都是特制的,外邊的光照不進來,里面的光也透不出去。所以,剛才在樓下的時候,蘇煦看不見這間放映室的燈光。

會是什么人呢?

蘇煦壯著膽子輕手輕腳走了過去。

或許是太相信了這棟樓肯定不會有人來,里面的那名中年男人并沒有吩咐葉安琪把門關上。

他只是平淡地說道:“小琪,你來啦。晚飯吃了嗎?”

葉安琪輕聲回答道:“吃了。吳教授。”

吳教授?

蘇煦借著昏黃的光線使勁朝門縫里邊瞅著,終于勉強看清了那名中年男子的面容。

那人身高有點矮,又因為臉龐圓胖腰圍又粗,而顯得更加矮了。他的發際線后移,鼻子寬而高挺,嘴唇肥厚,下巴附近肥嘟嘟都是肉,雖還未正式邁入老年,但他的臉上卻已有些斑點與皺褶了。

這種比較有特點的長相,還是比較容易讓人產生明晰印象的。

他竟是管理系的吳弘承教授。

吳弘承跟管理學院,似乎沒多大的交集吧?

“吃了就好。我估計,你今晚要在這里待挺久的,我怕你到時候會餓。”

吳弘承笑了笑,臉頰上的肥肉顫了顫。由于未老先衰的吳弘承臉上有些暗沉與斑點,這一笑看起來令人格外不舒服。

葉安琪沒有說話,她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紅包,放在了吳弘承的面前。

“小琪,你這是干什么?”

吳弘承笑吟吟地按住葉安琪沒來得及收回來的手。

“吳教授。徐雅云的學分比我低,她的表演才能我不評價,在表演學院自有公論。”

葉安琪道:“三月份的兩場面試會,名單上都有徐雅云,但沒有我。”

“面試會常有,這個你不用急。”

吳弘承語重心長道:“可是,推薦人不常有,這個小琪你就應該好好珍惜了。說不定哪一天,負責學員實習推薦這一塊的事情,我就插不上手了呢?這種事情,隨時可能發生,難說得很吶。四月初,還會有幾個編導來這里選人,那時我還能說上幾句話,但是再往后……可見說不準了。”

葉安琪平靜抽回了手,展露出笑顏,柔聲道:“學生的一點小心意,請吳教授收下吧。”

吳弘承慢慢地站起來,走到葉安琪身側,笑瞇瞇地說道:“都什么時代了,還搞行賄受賄?現在啊,提倡發展精神文明建設,不時興這些舊時代的糟粕了。小琪,你的意思我懂。不過,機會面前,人人平等,大家要公平競爭嘛……對不對?說到底,我要不要把你的名字寫進推薦名單,還是得看你自身的才華,對嗎?”

“吳教授,你的意思是,我的演技不好嗎?”

葉安琪平視前方,不去看吳弘承那張因興奮而有些潮紅的圓臉,說道:“學員各科目的成績,表演學院都有數據。關于我的演技,您為何不去問問我們學院各教職員工的看法呢?”

“數據只是數據,表演可不是數學啊。”

吳弘承自以為風趣的借鑒了一位動漫角色的臺詞,他解釋道:“韓愈的一篇文章里有句話——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顯然,有才華的年輕人,都應該極力避免‘才美不外見’,你們都應該把你們的才華向我展示出來,不是嗎?我已經盡力向你們提供了展示自己的機會了,小琪……我是你的伯樂啊,我對你算是仁至義盡了。接下來,就要看你愿不愿意當我的千里馬了。”

說著,吳弘承的手不自覺地搭在了葉安琪的肩膀上。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