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三三文學網! 手機版

首頁言情→ 喜歡你就點點頭陸簡詩寧之遠

喜歡你就點點頭陸簡詩寧之遠

作者: 戀上一滴淚 主角:陸簡詩 寧之遠   來源:掌閱

完結 免費 言情小說

喜歡你就點點頭陸簡詩寧之遠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喜歡你就點點頭》是知名作者“戀上一滴淚”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陸簡詩寧之遠,喜歡《喜歡你就點點頭》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七歲時,陸簡詩第一次來到寧家,二樓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探了探,隨即噔噔噔的跑下來,對她伸出手:“你好哇,我叫寧之遠,你叫什么名字?” 十七歲的夏天,他們坐上公車,去看最崇拜的記憶學教授的講座。寧之遠悄悄握住了陸簡詩的手:“我們將來,考同一所大學吧?”落日黃昏下,少年和少女的臉被微風吹成了駝紅色。后來,他為了探索記憶學的奧秘,遠赴國外求學。而她在母親離世、父親重病的雙重打擊下,依然沒有放棄過對大腦潛...

13萬字 更新:2020/01/30

在線閱讀

喜歡你就點點頭陸簡詩寧之遠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由三三文學網給大家帶來,《喜歡你就點點頭》是知名作者“戀上一滴淚”原創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要主角有陸簡詩寧之遠,喜歡《喜歡你就點點頭》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 七歲時,陸簡詩第一次來到寧家,二樓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探了探,隨即噔噔噔的跑下來,對她伸出手:“你好哇,我叫寧之遠,你叫什么名字?” 十七歲的夏天,他們坐上公車,去看最崇拜的記憶學教授的講座。寧之遠悄悄握住了陸簡詩的手:“我們將來,考同一所大學吧?”落日黃昏下,少年和少女的臉被微風吹成了駝紅色。后來,他為了探索記憶學的奧秘,遠赴國外求學。而她在母親離世、父親重病的雙重打擊下,依然沒有放棄過對大腦潛

免費閱讀

“你們看看,陸簡詩上熱搜了!”

周三中午,早上沒有課。陸簡詩跟平時一樣,六點多起床,從出租屋坐公交車到市中心新開的百貨商場做兼職,做完兼職還要趕回學校,因為她下午還有三節課。

每一次回到學校都太晚了,食堂的飯菜幾乎被清光,她就揀一些素菜來打,然后捧著餐盤走到最偏僻的角落悶頭吃飯。通常,她吃完飯就會直接去圖書館看書,等到上課時間再去教室。

可是,今天是不一樣的。

那幾個討論得很大聲的同學就坐在她的附近,她們人手一部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一邊刷著微博,一邊回頭看陸簡詩。

相比她們幾個穿著鮮艷漂亮的衣服,穿著樸素的陸簡詩像個異類。

又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女生從座位上站起來,直接走到陸簡詩的面前,把她的手機伸到陸簡詩的眼皮底下,用陰陽怪氣的腔調說:“陸簡詩,照片上的人是你嗎,你好厲害啊!”

陸簡詩的眼睛觸及對方的手機屏幕,赫然看到自己與寧之遠在一起做題目的照片。

照片上的陸簡詩穿著時尚,打扮也有自己的味道,要不是這條微博上寫著“N大陸簡詩”幾個字,誰都不敢相信照片上的人是陸簡詩。

陸簡詩不知想到什么,眼睛莫名發酸,視線一直停在那張照片上,久久移不開目光。

“陸……”

那個同學還想說什么,一道人影倏然而至。

還是那個黃頭發的女生先看到寧之遠,她先是一愣,然后整個人變得十分興奮,一邊跺腳一邊回頭朝自己的同伴大喊:“喂,是寧之遠!真的是他!”

寧之遠穿著一身雪白衣衫,他本來就生得白凈,天生的氣宇軒昂,此刻更是襯得他有一種翩然出塵的感覺,但他從進來食堂以后就再也沒有看過別人一眼——他一直深深地看著陸簡詩。

此刻的陸簡詩穿著廉價的衣服,沒有打理過的長發散落在兩肩,素凈的一張臉有著病態的蒼白,嘴唇上泛著星星點點的白皮。

可是這個女孩,永遠是他最心動的存在。

“陸簡詩,我有事兒找你。”忽略其他人的存在,寧之遠直接對才吃了幾口飯的陸簡詩說道。

陸簡詩慢慢地抬起頭來,眼神帶著幾分明顯的抗拒,她知道剛剛討論自己的人正看著這邊,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跟寧之遠說話。更何況,她飯都沒吃幾口,下午還要上課。

但是,她還是好奇剛剛那些女生說的什么熱搜,她上熱搜?她怎么一點兒也不知道呢?

“別吃了,跟我走吧。”

然而,早就預感到陸簡詩會拒絕自己,寧之遠利用男生比女生有力氣的優勢,不費什么力氣地就把她從座位上拖起來,不由分說地帶著她離開食堂。

剛走出食堂沒多久,寧之遠開口道:“陸簡詩,你上熱搜了。”

聞言,陸簡詩先是愣了幾秒,然后下意識地把右手伸進褲袋里,緊緊地捏了一下。那里躺著一部只值幾百塊的山寨手機,能發消息能打電話也能上網,但她為了省錢,一直沒有開通網絡服務,更不用說可以像其他人那樣拿手機上網看新聞。

“我剛剛聽她們說了,”陸簡詩故意與寧之遠保持一段距離,聲音冷冷的,“但也是剛剛才知道。”

“我們的節目昨晚就播了,你是不是沒有看?”

昨晚?陸簡詩又是一愣,她昨晚也是跟往常一樣去大排檔打工。她白天去百貨商場兼職,晚上時間比較多,就在學校附近打工。除去打工的時間,她會自己一個人去圖書館待著,像鐵人一樣把每一天的時間利用到極致。

既然要打工,她怎么可能有時間看?不僅是節目組的人沒有告訴過她節目播出的時間,連老師魏德朗也沒跟她說。

寧之遠看她的反應就知道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伸出手又想拽她的手腕:“找個有Wi-Fi的地方,我跟你再看一次。”

“我……我不想看。”

“你難道不想看看自己在電視上的樣子嗎?”

陸簡詩低下了頭,寧之遠本以為她又要找理由拒絕自己,沒想到她猶豫著點了點頭,說:“那好吧……”

寧之遠心中莫名歡喜,雖然不太樂意節目內容被刪減了很多,只剩下五十幾分鐘,但他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揚,因為后半部分,他與陸簡詩兩個人被分到一組,兩人一塊兒的畫面特別多。

帶著她去到距離食堂不遠的咖啡廳,寧之遠先點了一些吃的喝的,等待的時間里,他用手機連上Wi-Fi,調到視頻界面,然后把屏幕轉向了陸簡詩。

陸簡詩除了伸手點了點寧之遠手機的屏幕,讓它開始播放節目,就再也沒有碰他的手機。

她像個小學生,低著頭一動不動地盯著平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當看到自己的臉出現在屏幕上時,好像有電流滑過身體一樣,她很難形容那一種感覺?;藠y以后的她,跟平時的她不太一樣,也難怪剛剛幾個同學都不敢相信熱搜上的人就是陸簡詩。

陸簡詩就這么看著,看著眼前這一方小小的屏幕,看著屏幕里的寧之遠和自己,思緒漸漸飄遠——

“小陸,有沒有興趣跟老師去參加一個節目?”

陸簡詩記得,那一天魏德朗特意打電話給她,問她有沒有意愿參加一檔叫《記憶訓練營》的節目。

也是那一天,在和魏德朗通話的十分鐘前,陸簡詩還接到一個人的電話——陸海,那是她爸,但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

說是爸爸,但在陸簡詩的心中,這個男人從來沒有一天盡過做父親以及丈夫的責任。她完全沒想到,陸海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她,竟然是對她說,他得了癌癥,已經嚴重到要入院治療的程度。他之所以打電話給她,只是問她身上有多少錢可以拿出來給他治病。

“你是不是又輸錢了?”接到陸海的電話時,陸簡詩握著電話的手都在顫抖,她以為陸海又是欠了很多賭債,走投無路之下才出現,問親生女兒要錢填賭債。

“小詩,我沒騙你……我真的生病了,很需要錢,要錢去救命啊?,F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只有你了!”

從小到大,只有爸媽才會叫她“小詩”。

這時,陸簡詩的腦海里浮現出媽媽的模樣,她想到媽媽去世之前,媽媽還一直在幫陸海還各種各樣的債,所以她才會這么痛恨陸海。

可是,她還是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所以以最快的速度趕去了醫院的腫瘤科。當看到陸海真的病懨懨地躺在病床上時,陸簡詩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她找到陸海的主治醫生了解情況,醫生說陸海是被好心人送進醫院的,也說明了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必須要馬上進行治療,然而第一個療程的治療費用就要三十萬。

三十萬……對一個剛上了一年大學,準備升上大二的平凡女生來說,三十萬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

上了大學以后,陸簡詩每天打兩份工,周末還會加碼多打一份,但一整年下來,加上自己平時省吃儉用,也才存了兩萬多,里面還有一部分是下一年的學費。

她根本拿不出三十萬來給陸海治病。

就在這時,魏德朗打來了電話。

“老師……”要是從前,陸簡詩肯定早就拒絕了魏德朗,但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問,“跟您一起上這個節目,會有酬勞嗎?”

“放心,這個肯定會有。”魏德朗聽到陸簡詩感興趣,興高采烈地跟她說,“上這個節目會有酬勞,具體多少我要跟你一起去電視臺談。還有,這個節目最后還會進行一個比賽,比賽的第一名能夠拿到五十萬元的獎金……”

五十萬?陸簡詩愣了,她從沒見過這么多錢。

“你的記憶和心算能力都很強,也是我很看好的一個學生,我愿意帶你一起上節目,也相信你不會讓老師失望的。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你要盡快答復……”

“老師,不用考慮了。”

“啊?”魏德朗以為她要拒絕。

“我答應跟您一起上這個節目。”陸簡詩看似平靜地說,其實心中十分忐忑。

只是……陸簡詩絕對沒有想到,錄制第一期的《記憶訓練營》時,會在現場遇到已經中斷聯系一年時間,以為這一生都不會再見到的寧之遠。

錄制節目,跟平時在電視上所看到的很不一樣。

陸簡詩本來想著,她不是一個人來的,是跟著老師魏德朗一塊兒過來的,老師肯定會照顧她。

沒想到,她跟老師剛來到錄制現場,兩個人就被催促著去化妝間弄妝發,因為男女化妝間是分開的,等陸簡詩弄好出來以后,發現老師已經不見人影。

她是第一次到電視臺,人生地不熟的,感覺所有人都風風火火的,也不知道該開口問誰。

平時一緊張,她就會手腳發冷,盡管現在是夏天,電視臺里的空調開得并不算低。

這時,一罐暖暖的咖啡被某個人遞了過來。感受到溫度,陸簡詩順著握著咖啡的一雙手往上看,意外地看到了寧之遠的臉。

不過是一年時間沒見,陸簡詩不可能像看到個陌生人一樣裝不認識他。然而,她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只有剛剛被他遞過來的熱咖啡在提醒著她,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寧之遠,他回來了。

“陸簡詩,好久不見。”寧之遠先開口說話,聲音中也有幾分意想不到的驚喜,“你是來參加節目的?”他沒想到陸簡詩也會參加這種錄制的節目,但轉念一想,她這么聰明,能來這樣的節目也是合理的吧。

“我……”

“請注意!參加《記憶訓練營》第一期節目錄制的嘉賓,請馬上到六號廳集合!”場務的聲音適時響起。

陸簡詩抬腳就走,寧之遠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往六號廳的方向趕。

到了六號廳,陸簡詩看到魏德朗站在一個年輕又十分漂亮的女孩旁邊,然后導演開始跟他們這些嘉賓說著注意事項。等導演說完,陸簡詩才看到寧之遠一直默默地站在邊上,原來,他也是來參加這個節目的。

這算是……冤家路窄嗎?

陸簡詩有想過這一生都不會再見到他,也有想過人海茫茫,他們可能還會再碰到,但斷然沒想過,會在這樣的場合中重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淘宝快3走势图 专业期货配资 福建体彩11选523号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奖金说明 安徽11选五历史开奖查询 甘肃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 股票基本面分析的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有官方吗 2019十大股票推荐 广西福彩快三开奖查询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